D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

云同盟综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IOT设备等前沿技术,为设备产品+工业互联网+服务提供一体式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自动化解决方案提升客户制造水平和效能。

以大数据为基础为客户提供,数字看板、监控诊断、设备管理、远程维护、预测预警、报表分析、移动端操控等服,提升客户的设备管理水平和运行效能,打造软硬件一体化的数字精益管理系统。


工业互联网是全球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接融合的一种结果。

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和核心是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把设备、生产线、工厂、供应商、产品和客户紧密地连接融合起来,高效共享工业经济中的各种要素资源,从而通过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方式降低成本、增加效率,帮助制造业延长产业链,推动制造业转型发展。可以帮助制造业拉长产业链,形成跨设备、跨系统、跨厂区、跨地区的互联互通,从而提高效率,推动整个制造服务体系智能化。还有利于推动制造业融通发展,实现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跨越发展,使工业经济各种要素资源能够高效共享。

工业互联网是指全球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接融合的结果。它通过智能机器间的连接并最终将人机连接,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重构全球工业、激发生产力,让世界更美好、更快速、更安全、更清洁且更经济。

工业互联网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的全新工业生态、关键基础设施和新型应用模式。它以网络为基础、平台为中枢、数据为要素、安全为保障,通过对人、机、物全面连接,变革传统制造模式、生产组织方式和产业形态,构建起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面连接的新型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对支撑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构建新发展格局,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工业互联网面临三大难题掣肘:

当前,不容忽视的是,就产业自身的发展而言,当下我国工业互联网仍处于发展初期,推广应用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并存,面临三大难题掣肘。

一、是数据打通十分困难。

工业互联网涉及的企业端面临设备种类繁多、应用场景复杂、数据格式差异等问题,难以制定统一化标准。比如汽配上游有150多个品牌,10万多个车型,具体到每个配件有1亿多 SKU,中间经销商有20万家,下游50万个维修厂,每个环节都面临标准不统一的问题。

这使得打通工业互联网各个环节的数据互通“壁垒”耗时耗力。

二、是许多企业转型意识相对缺失,成本问题是关键。

目前,在制造业中,尤其对于中小企业,推广工业互联网的最大障碍来自于公司的各级管理者和员工并没有对工业互联网创造的价值形成统一态度和认知,造成难以定量评估工业互联网创造的价值。

此外,成本问题及数据泄露、网络攻击等安全问题也是不少企业的顾虑。

工业互联网不只对基础设施和技术的要求较高,对于资本的需求也更大,即便是通用电气这样世界级的行业巨擘都在工业互联网实践中受挫,大多数中小型企业更是难以负担起从设备更新、配套软件到平台搭建等的改造费用。

三、是商业模式仍在探索当中。

传统互联网应用门槛低,发展模式可复制性强,投资回收期短,容易获得社会资本的支持。而工业互联网行业标准多、应用专业化,难以找到普适性的发展模式,投资回报周期长,难以吸引社会资本投入。

目前,尽管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很多,但商业模式仍还在摸索之中,真正实现盈利的平台企业并不多。

对平台企业来说,目前投入与产出还难以匹配。以美的为例,2019年,美的集团投入在数字化上的预算约20亿元,从2012年至2020年,总投入超过100亿元;但从营收来看,美的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美云智数2018年、2019年营收约为3.5亿、4亿元。

这导致工业互联网呈现出政策热、市场冷的特征。

埃森哲过去的一项研究发现,73%的受访企业尚未制定出有关工业互联网的切实行动计划,只有7%的受访者表示其所在企业已制定全面战略,并配以相应投资。

这意味着工业互联网从理想愿景到实际落地应用之间依旧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难以在短期内爆发。

尽管如此,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不会因为“还未准备好”而停下步伐。

云同盟:建设指定目标为主的大数据系统化服务,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匹配一站式互联网企业数据平台与服务体系有机结合,实现数据采集存储、数据共享、数据有机及自选应用的云上服务;聚合生态服务资源,帮助企业建立有机化的统一体。实现深度用户洞察、实时业务决策和持续业务增长。通过集成领先的云技术;全面支持互联网企业业务数据与行为数据的无缝融合,加速企业智能化进程,驱动业务增长。